云安
/DELETE/
 

《【魄魄】沉沦 02》

02


结束节目第一期的录制后,白敬亭因为工作的关系没有当场选下一期的角色,而是单独录了选角色的片段。


“大家好,我是白老师。”白敬亭放下正在擦拭的眼镜,向镜头生疏的自我介绍。


“来这个节目呢,本身我的目的是来秀智商的。结果第一次节目之后呢……”白敬亭一边说一边越心虚,最后拿着手中的眼镜,假装难过地望向了远方还哭出声来,完全演艺出第一期投错票的结果。


第一期在休息室一直在想凶手作案手法的他,没想到最后还是把票给投错了,而第一案的凶手正是那天热情向白敬亭打招呼的女孩。


“这个节目我找不到真正的凶手……”白敬亭把说到一半,用力地挥掉手上的眼镜布潇洒地为自己留下誓言说道:“我就不走了!”


苏玮明在外头看着,眼神示意自家的艺人不要给予承诺的这么随意,白敬亭的手挥了挥要他不要紧,那是他做的决定。


在上一期白敬亭选了一个白老师,考虑到角色前女友也是不小心坠楼而逝世的关系,一直没有离开低迷的气氛语气相较起来低沉,没有这么好诠释。


“因为上一期演了老师年龄太大了,不适合我。”说完以后白敬亭把手里的眼睛与眼镜布都丢了,丢了以后拿出了这个年纪该有的活力说道:“所以这期呢!我就选了一个年龄最小的……就他了,空少!”


摄像人员表示越来越搞不清这孩子,白敬亭把擦个老半天的眼睛跟眼镜布丢了,前面还擦得这么高兴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拍完了以后经纪人在外面拿出了这期的嘉宾名单,白敬亭看见大张伟的名字,可以说是放轻松了许多,有一个熟人也比较不会像上次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跟吴映洁有种说不上来的尴尬,希望这都是个错觉,别影响他的演技。


录制期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角色是姐弟关系,两个人在一块对话变多了,也发现吴映洁这个人的暴力式搜查方式,并不是故意拖住别人而是本身个性就是这样,各种行为的显示她是个不拘泥于小细节的人,言语总是不拖泥带水的把想说的话直白地说出。


白敬亭的心情已经投入进角色里,连被质问证据要解释的时候,好似他们真的是一对姊弟一样,当吴映洁犹豫不决还是决定说出她在甄机长喝醉时夺去了她的第一次时,忍不住将手里的东西用力地摔往桌面上出气。


到第二次搜证,吴映洁在大家聚集讨论证物时,把白敬亭拉到了柜子旁边说悄悄话,白敬亭一看手上的证物差点没昏过去,想想姊姊拿着这个证物根本是想害他吧,吴映洁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大概是在那时候看见拿走的,他们一起把证物交给了侦探,打算向侦探解释清楚。


“跟着我投何见习就对了!”撒老师在集中讨论时对大家保证,还说了如果这期跟着他投投错了,从此以后他不做法制节目了。


没想到最后居然全部跑票跑到了自己身上,吴映洁还在未公布的时候搧了他几巴掌,简直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时候惹到她了,这么用力打我的脸。


在公布凶手前,白敬亭委屈地在笼里哀声叹气的再三强调真的不是凶手,但大伙们根本不理会他,集体跳舞欢呼庆祝成功破案了。


“真的不是我……”白敬亭倒是希望他才是真正的犯人,而不是冤进监狱里的,他悔恨地咬住了铁栏杆,又向个人承诺以后若是再被冤了进来,也会做出咬铁栏杆的动作。


最后的凶手是何老师所饰演的何见习,他开心的拿着六根金条对着镜头晃来晃去的,留下他一个人待在笼子里,等没多久白敬亭也站累了,原地坐下休息,等待工作人员带他出来。


“抱歉,误会你了。”吴映洁走到了笼子旁边,小声地对着他的耳边说道,随后露出了微笑一蹦一跳得回到她的休息室里。


……她是故意的吗?白敬亭望着开开心心离开的女孩,不忍又想起这句话来。


结束录制后,白敬亭将身上的东西放在休息室,只是还没休息到多少,玮明哥进来喊白敬亭了,叫他跟吴映洁一起去录制偶像万万碎,再怎么说也是宣传,直接避免吴映洁这个人又太过于明显,白敬亭连忙点点头表示他能跟去。


换上刚来穿的黑色衣服,白敬亭跟着吴映洁的脚步来到了摄影棚,玮明哥向他说明状况,要他好好跟着鬼鬼学习,有什么事情先别急着回答,尽量不要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或是不礼貌的话。


“没事,你大可放心。”抛下了这一句话扬长而去,白敬亭坐上椅子等待现场的开录,紧张摸抚着膝盖的小手,显然已经出卖了他。


Tbc...


--


下一集要来到我迷上魄魄的初始了,可能那边剧情会比较多。


 
评论(2)
热度(25)
© 云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