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安
/DELETE/
 

《【咖啡馆/魄魄】爱笑的眼睛》

*文渣/OOC
*鬼邻居/白小爷(25)
*明星大侦探成员++
*文章相关设定请点此串文字

 

“碰碰──碰碰──”如雷声般的拍打声连续不断地响起,打破了美好早晨的宁静,白小爷整个人从床上跳了起来,被惊醒的他立即察看是何处发生这么大的吵杂声。


白小爷是一位北大历史系的学生,因为买书的事情与家人吵架,当初只背着一个后背包就从家里逃出来了,身上只有书、没有半毛钱的他,目前借住在何炅哥家里,何炅哥原来是一位教授,退休以后买下一栋老旧的日式建筑,并且重新翻修内部,装潢成现在的咖啡馆,咖啡馆坐落在一个小区里,也有慕名而来的游客会透过关系来作客。


当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被收留的白小爷,除了何炅哥提供客房外的生活消费,都需要全盘以打工来赚取。但由于这里本来就是书房改成客房的,旁边还附有两面墙的大书柜,光是这点就足以吸引白小爷留下来住了。


白小爷先是左看又是右看的,担心两旁的大书柜会被刚刚的声音给弄倒,要是这两边装满书的柜子倒下来,我应该会就地掩埋吧,他心里这么想着一边地走向木制的拉门,害怕弄坏而小心翼翼地把门往两旁推了开来。


书房外还有一个小阳台,阳台上有几本厚厚的书放在桌上,大概是何炅哥为了阅读而设置的,从这里能看清楚咖啡馆的门口,最远还能把整个小区大约都检视一遍,白小爷不太明白何炅哥的兴致爱好,也没有闲情逸致去管别人,还是乖乖地找到底是谁一大清早就在这里吵个不停。


“OPPO~我的OPPO~”一名穿着睡袍的女孩顶着一头在冬天太阳的底下格外显眼的粉色短发,脚下还只穿一双饭店附赠的白拖鞋,明明门外还有与女孩等高的木栏杆围着,也不晓得她是从哪里进来咖啡馆敲门的,重点是这敲门声早就超过住宅区的噪音管制,哪来的力气能敲出这么大的声响。


“鬼鬼,别敲了,再敲下去这门的寿命可能会少个十年。”何老板从一楼的咖啡馆里替女孩开门,心疼那装修时叫师傅保养的门,既无奈又像对待她如女儿般宠溺的说道:“OPPO又失踪了啦?来这里找OPPO呀?”


“炅炅~早安!”鬼邻居笑出了两排牙齿,朝气蓬勃的与何老板打招呼,待到何老板一开门,便蹦蹦跳跳的进到了咖啡馆里,探头探脑的招着手活得像是发现珍宝还是出外踏青似的回应道:“是呀~我的OPPO时常跑来这里,所以来看看牠到底有没有跑进来~”


在二楼远望的白小爷只见到一名叫鬼鬼的女孩很热烈的与何炅哥打招呼后进到了店里,她好像还跟何炅哥很熟识,难道是情人?不对,年纪差的有点多了,而且何炅哥怎么可能会喜欢这样子的小鬼,但也没听家里提起过有鬼鬼这号人物,所以也不是亲戚。


白小爷进到了卫浴间刷牙洗脸后,一边思考着这女孩的来历,一边烦恼着要穿什么去工作,最后决定穿上了一件较正式的黑衬衫及长裤,出了房门后往厨房里找了点零食吃了几口,便下楼去找何炅哥了。


“哥,早安。”白小爷习惯动作摸了摸后脑杓的头发,快速的走到了柜台,很快地那女孩就发现他的存在。


“哥?炅炅你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弟弟了?”鬼邻居盯着眼前的白小爷上下打量这个人的来历,手上还多抱着一只猫咪,肯定刚刚说的OPPO就是这只金黄色的猫吧。


何老板才离开几秒去准备开店的食材以及餐具,这两个人就碰上了,他连忙放下高迭的盘子,在便条纸上写下几个英文字贴在厨房的墙壁上。


“他是白小爷,是我哥哥的儿子啦!现在逃家了来到我这里打工,你可要好好照顾鬼鬼,鬼鬼是这个小区里的千金。”何老板赶紧替两个人互相介绍,手拉着白小爷的手臂,仔细一看今天白小爷没戴眼镜,我记得他明明是近视的呀。


白小爷听他这么一说,从口袋里拿出细金框圆眼镜想看清楚何炅哥说的千金指的是眼前的这个人,还不当他瞎了算了,哪来的千金会穿得这么随便呀。


似乎是看出白小爷的神情,何老板用手肘轻轻撞了他的肚子,要白小爷别这么没礼貌快点打声招呼,小声在白小爷的耳边说“我是指小姐的意思,并不是那种千金,鬼鬼她是住在这的邻居,她爸爸是我的多年老友。”


白小爷终于听懂了何老板所说的话,伸出手想对女孩示好,第一次见面总得给别人留下个好印象。


“你好,我叫白小爷。”


“你好个屁呀!”鬼邻居躲在了何老板的后面,拒绝与白小爷打招呼,还把他的手给打掉,她刚刚见到了白小爷奇怪的眼神,又看见他面目狰狞像是逼不得已才跟她介绍,自然而然觉得这个人是有鬼的,她可是被评为天才侦探少女,白小爷的眼神怎么可能逃得过她的眼睛呢。


“怎么来个这么没礼貌的人?闯进别人家就算了,还差点要把别人家的门给拆了。”白小爷瞪大了眼睛望向这么个没礼貌的人,又想起今天早上的敲门声也是这女孩做的,脾气也来了。


“那是因为!我要找我的OPPO!”鬼邻居从何老板的身后走出来,辩论的同时也用手指着他的脸,直到最后越来越靠近白小爷,最后以生气插腰的姿势瞪着白小爷,不开心的脸全写在脸上还鼓起了脸颊。


看两个人生气互瞪的画面就好像两个小孩子吵架一样,何老板从两人的身后拎起了白小爷与鬼邻居的后领,白小爷先是反应过来,剧烈的挣扎想离开,鬼邻居则是因为被拎了起来而在空中挥舞着手臂,最后何老板把他们拉到了咖啡馆的前吧台聊聊天。


“嗯,在重新自我介绍一次吧。”何老板笑瞇瞇地拍着两个人的肩膀,站在两个人的中间等待。


这种要笑不笑的表情,白小爷只在何老板上见过两次,一次是在学校他把何教授的文件给弄不见时,而再一次就是现在了,他很理解不好好介绍会遭到怎么样的惩罚,还有可能会被赶回家里。


鬼邻居望向何老板笑容满面的脸,猜测到何老板并不是在笑令她不禁害怕地双手抓紧了他的手臂,原本的气也消了,深怕失去一位好友。


“你好,我是住在这个小区里的鬼鬼,这是我的猫咪牠叫OPPO!”鬼邻居有礼貌的像他伸手,安静下来的模样,像一只老虎幻化成的猫,乖巧的将手伸出打算与白小爷和好,OPPO则在吧台的桌上休息躺着休息。


白小爷还未想好要如何像鬼邻居打招呼时,对方已经先向他问好了,他点点头立刻伸出手礼貌性的回握点。


“你、你好,我是白小爷。目前是北大历史系的学生,因为某些原因借住在哥的家里,从今天开始会在这里打工。”


双方各自在奇怪的气氛里结束了介绍,何老板像是给予孩子奖励的摸摸了他们俩的头,并且笑着说让他们好好相处,认识认识彼此,要他们多多聊天后,离开了现场进到了厨房。


白小爷眼睁睁的看着何老板走进厨房,思考陷入了一片慌乱之中,接下来怎么和女孩相处,他还没想到。


“白白你是北大的学生呀!那肯定很聪明的对吧?”鬼邻居凑近到他的面前,推推了圆框,发现白小爷没认真听她说话,于是往白小爷的视线跟了过去,原来是在担心何老板呀,鬼鬼摸抚着OPPO的毛向他说解释说道:“你今天才来所以你不知道,炅炅要去厨房看有缺什么食材然后写在便条纸上,待会鸥鸥来的时候会去采买回来。”


白小爷听她过于常人详细的解释后点点头,受到紧张情绪作祟的疯狂眨眼才停止了下来,没反应过来刚刚邻居叫了他什么,直到意识到已经是无法改变现况的状态了。


“我本来就很聪明!我热爱学习!一天不读书我浑身难受!”


听着白小爷怪里怪气的腔调,鬼邻居笑到掩住了嘴巴,甚至拍在桌上发出了鹅笑声笑个不停。


“可你可不可以别叫我白白呀,听起来像个女孩。”


“不行白白,你已经错过了反驳的时间了。”鬼邻居抱着OPPO对白小爷扮了个鬼脸,白小爷下意识的想抓住她浏海的马尾,只是被一闪而过跑走了。


这个小鬼怎么讲话起来腔调这么奇怪,还总是把别人名字叫成叠字,一下子白白一下子炅炅,还来个不知道是谁的鸥鸥。白小爷懊恼的摸着后脑杓思考着问题,趁营业前又把昨夜没看完的书拿了出来。


“别看鬼鬼这样,她可是破过私人博物馆厉害了我的馆的天才侦探。”何老板从厨房里走出,终于是在一片混乱之中,把所有的食材都写好了,分配白小爷把咖啡馆大致扫一遍。


白小爷拿起了一旁的扫具,一听到这话还没扫完前吧台的扫具因惊吓从手里溜了出去,急急忙忙的接住才没让扫具掉落于地板上。


“难怪我就想说这样说话的叙述方式跟常人不太一样。”


“你刚不是才跟她吵了起来吗?”何老板马上推翻了他的说法,更加以反驳白小爷的内笑话,好似他会读心术一般猜想到了所有白小爷的想法:“还认为别人长得奇怪根本一点也不像千金,更是好奇为什么都用迭字称呼别人。”


被说到无法反驳的地步,白小爷认分的摸摸鼻子,把所有的地方都给扫了一遍,还怕何老板继续说下去,又把咖啡馆里所有的桌面都免费的擦过一轮。


白小爷用扫具撑住了身子,把脸靠在上面望向咖啡馆门外发呆,他不得不承认对全身是谜的鬼邻居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更是期待日后能遇到她的日子再聊上几句。


将扫具放回了柜子里,白小爷面对镜子整理衣领,何老板与他说明打工的注意事项,便开始他一天的打工。


Tbc…


我是一隻台北的魄,如果有用詞、錯字錯誤,請提醒我 🙏
咖啡館不定時更新,還希望你們喜歡,祝福魄魄 🙏

 
评论(4)
热度(33)
© 云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