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安
/DELETE/
 

《【魄魄/情人节】惬意的午后》

*短篇
*OOC
*日常向

 

昨日吴映洁忙于工作至凌晨才回到家里,剧组的庆功宴没有停止续摊,她只是打着不喝酒的名义提早离开了现场,新的一年第一个角色杀青了,心里还是挺满意的,进房没想太多也未去关注手机动态消息,累到洗澡完后倒头两秒便进入梦乡。

 

星期三的下午与平日忙碌若显不同,事先与经纪人协调不排任何的工作,吴映洁允许自己放假一天,打算一整日待在家里放松身心不出门。

 

惬意的气氛从早晨渲染开来,吴映洁从床上醒来穿着一身简便的粉色睡衣披上件保暖的外套,掀开了窗帘让阳光渗透进房里,室内明显亮了许多,床头柜上放着一排醒目的可爱娃娃,与人很符合的樱花色床单,以及墙壁刷上的米白色装潢,都是令她感到安心的事物。

 

一会再看下去,她可能又想回到床上睡回笼觉,一个下午直接与她说再见。吴映洁走到书柜旁,拿起上次某人交待未看完的书籍并且离开房里。

 

客厅里弥漫着咖啡浓郁的味道,复古的吊钟细数稳定的节拍,沙发上多了几件不属于她的衣服,旁边还放了好几袋没见过的袋子。吴映洁还正在怀疑是不是昨天喝醉,进到了厨房里倒了一杯水,打算到沙发上看小说,她才要坐下又发现了放眼镜的置物柜里不见了几副。

 

转过身回来将水放下,吴映洁这时才看见白敬亭正在沙发上睡觉,刚喝下的水差点喷了出来,试图冷静思考之余替对方盖上一件厚毯子,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会出现在台北的家中。

 

吴映洁四处张望且绷紧了神,甚至还到思考要不要关上窗户的地步,据她所知眼前的这个人昨天跟今天都是有工作的,打开了手机查看讯息也没有说明会在这里的原因。

 

“还没看完呀?”干哑的嗓音打断她的思考,白敬亭没有起身的意思而是躺在沙发上斜着角度观望她,又将毯子盖到高过于肩膀的地方,伸手拿了刚才吴映洁的水一干而尽。

 

吴映洁先是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点点头,她既是无奈又觉得对方搞笑地走进厨房把白敬亭冲泡的咖啡拿了过来。

 

“刚刚既然醒来了,干麻还继续装睡呀?” 


“也不想想昨天谁把人关在外头的,还因为不会见到面也不打算送礼物给我。”白敬亭坐起身手按了按肩膀疼痛的地方,他一直知道吴映洁很缺乏安全感,但没想到到这么严重的地步,都已经是一个人睡了还要锁上门系上链子,把他拒于门外

 

“我不晓得白白你会来呀!那是我睡觉的习惯嘛!”吴映洁鼓起了圆圆的双颊,指向了远方的置物柜说道:“况且你不是自己也把礼物给拿走了吗?”

 

见她生气的可爱模样,白敬亭将人拉入怀里试图安慰,就像是只猫一般吴映洁挥舞着手臂挣扎,要他别再这样闹下去。

 

“我可是很贪心的,这点礼物可能还不够。”白敬亭承认是他把眼镜拿走的,也是他突然没有通知,擅自飞往台北来到她的家里,这些都不足以抵挡他想见到吴映洁的心情。

 

感受到白敬亭越来越用力地抱住她,吴映洁放弃针扎干脆任凭他抱着,像赌气般用书挡住了他的脸不说话,慢慢的也习惯了被抱着的触感,书看过了几十页后,才查觉到白敬亭没有任何动静,她悄悄的放下书籍小心翼翼的移动,想离开怀里,当要成功离开时又会被白敬亭紧紧的抱在胸前。

 

吴映洁索性不动了,明白今天这个人是不会轻易放她走了,望向吊钟显示的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静看白敬亭睡着的模样,因为老是工作到晚上有了厚重的黑眼圈,又来到这肯定昨晚都没睡好吧?有些心疼的轻柔摸抚着柔软的发丝,她靠在白敬亭的间上闭起眼睛睡着了。

 

“怎么我是装睡,妳反而睡着了。”白敬亭喃喃的道,这么近的距离能看见她未经化妆过的素颜,眼睫毛又长又翘随着呼吸微微颤动,脸没有笑容依旧像个娃娃一样精致,他小心翼翼地移动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让她能好好的在自己腿上睡觉,拿起眼前的书籍,发现上面标记了许多重点,也认真的在旁边写笔记。

 

吴映洁都过情人节都过假日了,妳还不肯放过自己,努力的在这边学习,我也没给妳规定要多久时间把这本书看完呀。白敬亭叹了一口气捏捏她柔软的脸颊却不经意的露出微笑。

 

“嗯──白白。”
“什么事,在这呢。”

 

白敬亭握住她伸过来的手安抚道,女孩没有继续说话,他望向了她看了一眼,原来是在说梦话,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在梦里也碰见我了是吗?”
“就叫你不要送我鞋子了,还买一堆!”

 

看着吴映洁开始说梦话,白敬亭拿起手机录制了下来,说到送鞋的事情今天他还打算送鬼鬼几款自己喜欢的鞋子,伸手捏了捏她可爱的鼻子说道“送这么多也是为了讨妳喜欢呀。”

 

没注意是不是捏过头了,吴映洁蹙起眉头醒了过来她从白敬亭的膝盖上离开,一对上眼就发现有镜头在面对着自己。

 

“白白你录了什么?”
“没事呢!没你的事!”

 

白敬亭一个闪身闪过她要来抢手机的手,以身高压制了选手的攻击。

 

“给我看喔!白敬亭!”吴映洁出手拍着他的手臂,吃痛的收回了手,又开启了一场追逐战。

 

“我又不是傻,给你看你就马上删了!”白敬亭在一个那么大的客厅不停兜圈,转久也转累了开始使出大长腿的优势,用横跨沙发的方式躲避掉。

 

最后两个人谁也没有如愿,累得瘫倒在沙发上休息,吴映洁首先做出了妥协,只要给她看她不会删除影片,白敬亭才把手机递给了对方。

 

“我有点后悔了欸……”吴映洁看到一半突然这么说,白敬亭从手里抽走了手机,一急之下吴映洁为了抢手机恰巧不巧的压到了白敬亭。

 

“等、等等啦……白白你先起来!”
“你还压着我,我是要怎么起来!”

 

一阵对视后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一会想要先说话又因为对方的笑声而停不下来,吴映洁还笑到流出眼泪来。

 

“我们这样很白痴欸!那个就当作你情人节礼物好了啦!因为我也想不到我要送什么了。”讲完以后吴映洁笑到趴在沙发上动弹不得,一边耍赖的说道。

 

“不行!你还敷衍我?”白敬亭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置信,伸手往她的腰搔挠了起来,看她一直笑也就当作是逗她开心了。

 

最后他们玩累了窝在一块,两个人盖着毯子看看今晚有什么电影播出,还为了要看什么电影而争执呢。

 

Fin.

 

有点不知道怎么结束系列,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评论
热度(66)
© 云安/Powered by LOFTER